纪检监察

 

读文思廉

首页 > 统计工作 > 纪检监察 > 读文思廉 > 内容

《读文思廉》2016年第12期

2016-12-27 13:23:08    来源: 大连市统计局

 

读文思廉

 

第12期

大连市统计局监察室 2016年12月23日


编者按:党的十八届六中全会审议通过的《中国共产党党内监督条例》(以下简称《监督条例》),围绕理论、思想、制度构建体系,围绕权力、责任、担当设计制度,系统明确党内监督目的、依据、原则、主体、对象、内容和方式,为推进思想建党、制度治党,标本兼治、依规治党,加强新时期党内监督工作提供了基本遵循。现推荐专家学者对《监督条例》的解读,供大家在学习时参考。

 

  一、深刻回答“为什么监督”问题

  《监督条例》规定的党内监督目的和任务彰显了政治高度。《监督条例》总则开宗明义指出,“为坚持党的领导,加强党的建设,全面从严治党,强化党内监督,保持党的先进性和纯洁性,根据《中国共产党章程》,制定本条例”。这从政治高度回答了“为什么要监督”的问题。

  党内监督是坚持党的领导的根本政治要求。党内监督是党实现自我净化的有效途径,是坚持党的领导、实现党的历史使命的重要保证。坚持党的领导是具体的,不是抽象的,主要体现在坚定理想信念宗旨、制定和实施路线方针政策上,体现在坚持党管干部原则、选对人用好人,树立鲜明价值观和政治导向上。管理和监督都是领导的重要内容,如果缺乏有力有效的党内监督,政治偏差不能及时纠正,党的领导就会落空。实践中,有的党组(党委)管党治党缺乏担当,贯彻党的路线方针政策不到位、不坚决,做选择、打折扣,主业副业倒置,有的党员领导干部遇事不请示报告甚至“妄议中央”,无不弱化甚至严重动摇党的领导。如何确保权力的行使体现党的性质宗旨,始终做到立党为公、执政为民,巩固人民群众对党的信心、信任和信赖,是保持党的先进性和纯洁性的内在要求。《监督条例》从坚持党的领导的政治高度,在指导思想中明确党内监督必须“围绕统筹推进‘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和协调推进‘四个全面’战略布局”,任务是“确保党章党规党纪在全党有效执行,维护党的团结统一”,具体目标是“保证党的组织充分履行职能、发挥核心作用,保证全体党员发挥先锋模范作用,保证党的领导干部忠诚干净担当”,其根本目的就是要保证党的基本路线和政治纲领这个党和人民的生命线、幸福线得到贯彻,厚植党执政的政治基础,使党始终成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坚强领导核心。这些规定进一步明确了党内监督的政治站位,凸显了其在管党治党中的重要功能。

  二、破解 “不愿”“不敢”“不会”监督难题

  《监督条例》规定的党内监督原则体现了鲜明的政治立场。不受监督的权力是极其危险的,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败,这是一条铁律。长期以来,党内监督存在制度不健全、覆盖不到位、责任不明晰、执行不力等问题,党内不同程度存在不愿、不敢、不会、不善监督现象,导致一些地方、部门和领域党内监督缺位。《监督条例》突出问题导向,从政治立场、政治方法、政治理念等方面有针对性地破解自我监督难题。

  “监督无禁区”的政治立场有力破解“不愿监督”“不敢监督”难题。党内监督被高举轻放,存在监督盲区和“灯下黑”现象,监督下级怕丢“选票”,监督同级怕伤“和气”,监督上级怕穿“小鞋”,这些都曾是突出问题。十八届党中央坚持正风反腐无禁区、全覆盖、零容忍,严肃查处200多名高级干部,着力推进巡视和纪检机构派驻全覆盖,打破了种种关于监督禁区的“传言臆想”。《监督条例》深刻总结全面从严治党实践,宣示了“党内监督没有禁区、没有例外”的政治立场,凸显了“信任不能代替监督”的政治理念,明确了“有权必有责、有责要担当,用权受监督、失责必追究”的政治原则。这些要求使党内监督成为实施领导、行使权力的应有之义,促使各级党组织和领导干部知责、尽责、负责,积极开展监督、主动接受监督,为实现“权力运行到哪里,监督就跟进到哪里”提供了制度保障。

  三、明确“谁来监督”“监督谁”问题

 《监督条例》规定的党内监督主体和对象体现了强烈政治担当。主体不明确、职责不清晰、对象不聚焦,是长期影响和制约党内监督效果的普遍性问题。《监督条例》针对这些薄弱环节提出了明确措施,从政治责任、政治担当的高度作出了制度安排。

  明确党内监督四类主体,强化政治责任。中国共产党作为一个有8800多万名党员和440多万个党组织的大党,加强党内监督人人有责,必须依靠全党动手,才能保证监督实效。《监督条例》第二、三、四、五章依据党章对党的工作主体的划分,明确了党的中央组织、党委(党组)、党的纪律检查委员会、党的基层组织和党员4类监督主体,涵盖了上至党中央下至基层党组织,覆盖了所有党员干部,形成上下联动、层层监督的有效“闭环”,实现了监督主体、监督职责、监督措施的有机统一,有利于解决长期以来党内监督主体分散、职责不明等问题,在十八大以来管党治党实践的基础上进一步澄清了“党内监督只是纪委职责”的认识误区,具有重大现实意义。

监督对象突出关键少数,强化政治担当。《监督条例》第六条旗帜鲜明提出,“党内监督的重点对象是党的领导机关和领导干部特别是主要领导干部”。之所以作出这样的规定,是由领导机关、领导干部特别是高级干部执掌重要权力的特殊地位所决定的,也是由领导干部特别是高级干部发挥示范作用的特殊职责所要求的。对领导干部尤其是“一把手”的监督是我们党长期面临的难题。

强调党内外监督相结合,发挥政治优势。坚持党内监督和党外监督特别是人民群众监督相结合,是我们党的优良传统和政治优势。十八大以来巡视监督有效发挥尖兵、利剑作用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党内监督与群众监督相结合。人民群众监督既是党的性质和宗旨永不褪色的重要保证,又是人民行使当家作主权利的重要途径。党内外监督相结合,让人民群众更多地参与、监督、评价管党治党工作,使公权力始终置于人民监督之中,有利于消除监督死角盲区,保证权力始终为人民服务,跳出历史“兴亡周期律”。

四、解决“监督什么”“怎么监督”问题

  《监督条例》规定的党内监督内容和方式体现了鲜明政治要求。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坚定不移推进全面从严治党,在加强党内监督方面进行了积极探索,积累了宝贵经验。《监督条例》对这些实践经验从政治导向、政治实践、政治效果等方面进行总结提炼,为“监督什么”、“怎么监督”提供了有效路径。

监督内容聚焦,突出政治导向。《监督条例》第五条规定党内监督任务时,强调要“重点解决党的领导弱化、党的建设缺失、全面从严治党不力,党的观念淡漠、组织涣散、纪律松弛,管党治党宽松软问题”。作出这样的规定,聚焦了监督内容,具有鲜明的现实针对性和政治导向作用。     

监督方式深化,注重政治实践。《监督条例》结合4类监督主体履行监督职责,明确规定了日常管理监督、巡视监督、个人重大事项报告、重大事项干预记录等多种监督方式,有的来源于试行条例的成熟做法,有的结合新情况进行了深化。

  整改保障有力,强调政治效果。监督发现问题,整改解决问题。如果发现问题不解决,监督就会失去意义。《监督条例》第七章专门对党内监督整改和保障作出规定,分别就分类处置、整改落实、责任追究等作出制度安排,明确要求“条条要整改、件件有着落”,必要时向社会公开,对不履行或不正确履行党内监督职责,以及纠错、整改不力的,要进行问责处理。